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吴都车吧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环台湾岛骑行回顾吴都车吧免责声明吴都车吧自助活动公约首届爱行鄂黄徒步活动
2014新春公益联谊会十八勇士骑行西藏车吧史上最强公益活动单枪匹马云南骑行
四步搞定论坛注册音乐、视频、flash帖子教程寻找格桑花(甘南游记) 
查看: 160|回复: 0

我的会识字的文盲父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8 11: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妖精 于 2017-8-8 11:12 编辑

            小时候,父亲经常给我们讲他的苦难史,包括没饭吃没衣穿几岁就开始干活儿等,其中让他抱憾终身的就是读书。

         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四,上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属于家中最不受待见的成员。
        爷爷一生无作为,虽然父亲从来不说,但从他回忆他的成长史中不难看出,爷爷作为一家的顶梁柱,什么作用都没起到。
        奶奶是那时候少有的独生子女,小时候掉到水里淹过,耳朵很背,人又犹为老实,不太会过日子,爷爷是招的上门女婿,父亲他们姊妹还很小时,有老外祖父祖母帮衬,待孩子们越来越多,又从黄冈搬到鄂州来后,老外祖父祖母年事以高,没有跟过来,日子就更艰难了。

        父亲是个非常节俭的人,熬过吃不饱饭的年代,对粮食犹为敬畏。我们小时候吃剩下的,不管鼻涕口水滴到碗里,父亲都照吃不误,现在还经常指着浪费粮食的孙子外孙讲他小时候饿饭的苦。
        而最痛苦最遗憾的是那么渴望通过读书来改变命运的父亲,竟没有跨过学堂的门,他一天书都没有读过,是个文盲。

        七岁时放三头牛,每天跟在村里两个爹爹后面一起放牛,肩上还挑着捡牛粪的工具,看着山坡下一群群孩子背着书包上学放学,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天天一边放牛一边流泪,想读书想疯了,可是爷爷不让。八九岁的时候挑水,碾米,因为小,米用小篮子挑,种菜,浇水什么都做。
        父亲说那个时候上学很便宜, 贫下中农几乎是免费的,可是爷爷不让,几岁的孩子怎么扭得过大人?父亲十二岁那年从黄冈搬到了鄂州,父亲开心啊,以为这下终于可以读上书了,可命运没有厚待他,爷爷再次剥夺了他上学的权利,下面两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倒是被允许上学读书了。于是父亲总是讨着去给他们送饭,躲在墙外偷听,经常听着听着泪流满面。
         不久村里又创办了夜校,父亲再一次欣喜若狂,毫无例外,爷爷又一次将父亲的梦想打入了万丈深渊。

       父亲绝望了,对上学读书彻底死心, 但对学知识学文化他没有绝望也不能死心,他开始了常人难以坚持的艰难的自学。
         那时候公社唱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等八个样板戏是父亲学字的启蒙。他对着别人唱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记,而后买来字典,他还自学会了汉语拼音(我母亲堂堂一初中毕业生还搞不全汉语拼音),把同音字写在一起作记号,会了这个字就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了。在自学六七年的时间里,他翻破了五本《新华字典》,每天强迫自己学十个字,两只手掌上分别写五个,不认会不许睡觉,几年如一日天天如此,他自学到的字比当时一般初中生还多,打欠条开收据都不在话下,谈恋爱那会儿,彻夜给我妈写情书。
        不仅会识字,还会丈量田亩算土方,珠算什么“除27651”,什么“大九归小九归”,两个算盘连着打,全村就他一人会。他给我们讲,有一天不知从哪里偶得一本算盘书,开心极了,算盘自学了两年,大冬天的夜里穿着破棉袄通宵不眠地学习,直学到鸡叫天亮,还怕被别人知道了笑话他。

         慢慢长大后,他就想逃离身处的环境,读书已然无望,思来想去,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去当兵。
        父亲年轻的时候生的仪表堂堂,一表人才, 皮肤比女孩子都白。那年考兵,原是有十足的把握,又是贫农,几个劳动力全部呆在家里,走出去一大排,父亲说,总觉得好丢人。村里人也都觉得,当兵的名额除了父亲不会再有别人,到了换装那天,父亲兴高彩烈的憧憬着新生活的到来,然而,命运再一次的捉弄了他。
        村里的一个关系户顶替了父亲的名额穿上了军装,理由是比父亲大一岁,要让给他,而爷爷事不关己,连一句话都没有去争取。父亲呆了,心想这辈子算是完了,跳不出这没有希望的生活圈子,一辈子就要窝在这里了。

        消极了很长一段时间,骨子里的不甘心总让他不停地想办法逃离,那个年代不像现在这样,可以北上南下,父亲后来说,那时人傻,胆子也小,当初若是跑出来,不管跑到哪里去,也许都比一辈子窝在那个小地方强。
        第二年征兵季,一个着军装的什么长在一堆挑塘泥的农民里一眼相中了父亲。来到父亲跟前,问他什么学历,父亲老实回答说自己没有念过书,对方不信,以为父亲是怕吃苦不肯随他们去而找的借口,看着白白净净就是副书生相,怎么可能没有上过学?还特意找到爷爷家去了解情况,说带到部队去虽然会吃苦,同时也暗示将来会比现在有出息。邻居作证,确实没有念过一天书,来人将父亲上上下下打量了又打量,最后还是无奈的摇摇头走了。

        父亲躺在床上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隔壁家的奶奶送了碗饺子过来劝父亲:“ 孩子啊,这都是命啊。”
         做一个没有多少思想的人,有时未免也不是件好事,多少人稀里糊涂过一生,而父亲,一直努力向上与命运抗争,却从来也没有赢过。

        再后来,公社分了一台手扶拖拉机到小队,在别人看来,这可是抢手货,多少人都抢着想开,小队队长偏偏看上了父亲,父亲心里清楚,一旦开上了拖拉机,这辈子都走不出去了, 他的梦想在外面。
        一晃二十出头了,梦想接二连三的破灭,慢慢地也就认命了。一次有个机会去修路,好歹不是守在家里种田,也没有更好的去处,他就卷了铺盖去修路了,六年后又回去了原点,那时已经有了我了。

        前段时间腰椎颈椎不好我陪他在医院做治疗,和旁边的阿姨闲聊,她娘家也是我们那片的,她问父亲七十多了吗?我答六十三,阿姨说也只比她大两岁,但是她念过高中,她还是女孩子,她的父亲很勤劳,她家姊妹六个个个高中毕业。她毕业后先是做了两年民办教师,后来考了公办教师,现在退休后拿着四千多的退休工资,身体不舒服了来做下治疗,职工医疗报销后自己淘不了几个钱,感叹道,一代人读了书,几代人受益。她问父亲,那个年代也不会一天书没有读吧?父亲没有接话,良久才喃喃自语:“没有读过。”
        一旁按摩的小姑娘悄声告诉我,阿姨的儿子在美国读研究生后留在美国了,工作好的很呢。
        我看着趴在床上按摩的皮肤黝黑的父亲,酸楚涌上心头。

        十多天后父亲出院,腰椎已大好,颈椎也有所缓解,想着回去又可以下地干活了,父亲心情不错。
        出院结帐扣除新农合报销部分,自己只掏了不到一千块钱,比父亲预想的要少,一直紧锁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有了浅浅笑意。
        我们都很开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吴都车吧 ( 鄂ICP备06021634号  

GMT+8, 2017-10-18 04:45 , Processed in 0.15890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